"跌无可跌、政策落地、改革推动"!首席经济学家集体诊脉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2019年增速不会破6.1%,2020年也不会破6%。”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上海市政府参事盛松成表示,目前我国经济运行出现积极信号。

  陆挺: 重要的是提高投资效率

  夏斌认为,2020年中国GDP增速有望达到6%。在经济增速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要坚持改革方向,目前仍然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坚期。

  2019年11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回升到6.2%,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利润总额同比增长5.4%,增速由负转正。

  姚余栋表示,当前中国政府部门杠杆率较低,根据BIS数据,2018年为49.8%,地方政府有加杠杆空间。未来中国依靠地方专项债的发行,同时能将财政赤字转换为私营部门的盈余,推动中国经济增长。

  多位经济学家表示,未来中国经济有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潜能,同时应该更关注投资回报率的提升,进行市场化改革。

  盛松成认为,多项经济指标显示,工业生产明显加快。2019年12月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 系数为50.2%,与上月持平,继续保持在景气区间。分项指标中的生产指标比2019年11月上升0.6个百分点。新订单指数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临界点之上,表明着制造业生产持续扩张,市场需求继续增长。

  1月4日,2020年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沪举办。

  盛松成认为,目前我国经济运行出现积极信号,预计2019年GDP增速将不低于6.1%,2020年经济也不会跌破6%。

  此外,2019年12月份财新PMI为51.5,高于同年前三季度,“财新指数主要统计小微企业和出口型企业,这说明小微企业、出口型企业信心也已经有所恢复。”盛松成认为这说明企业家信心有所恢复,预期需求将进一步改善。

  “2019年的投资增速达到了历史低点,高技术投资的增速却很高。”盛松成表示,去年1到11月份,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4.1%,快于全部投资8.9个百分点,说明我国投资结构改善,经济转型升级,已经有了明显的成效。

  夏斌认为,如果一味过分强调GDP的增速,并且由地方政府层层分解引导各地的增长目标,可能加剧系统性风险积累。他指出,经济稳定不能只是简单局限于货币和财政的总量政策,而必须同时实行结构性改革政策。同时加快健全各项社会兜底的政策改革,精准拆弹,逐步减小金融风险。

  “作为经济政策研究者,重要的是不要过分纠缠于GDP百分之几的预测分析上,我们一是要看到当今的中国产业企业在经济下行中已经发生明显的分化,另外一边是一些企业的利润仍然是高增长,甚至是两位数的增长。”夏斌认为。

  国务院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夏斌认为,不需过分探讨中国GDP增速的具体数字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仍在。中国经济需要在稳增长、控风险、促改革之间寻求平衡。

  夏斌:经济增长动力仍在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认为,中国经济将进入更高质量中速增长的白银时代。

  夏斌则认为,经济学家不需过分探讨中国GDP增速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仍在,但长期刺激所遗留的风险也仍然在,中国经济仍然在稳增长、控风险、促改革之间寻求平衡。

  姚余栋认为,中国政策空间充足对经济形成托底,同时,继续贯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寻求更高的增长。姚余栋预计,中国2021年—2030年将保持4%—5%的实际GDP增长率,名义增长率为6%—7%,中国经济将进入更高质量中速增长的白银时代。

  对于经济增速的讨论,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已经演变成为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是否要加强逆周期的调节,第二是不是要把现在增长的速度下线设在6%。

  盛松成表示,目前可以用“跌无可跌、政策落地、改革推动“来概括中国经济。

  廖群:保持中高增速仍需推进改革

  他认为,没有必要在单纯数字上谈“保6”,因为会带来相当大的负面影响。未来重要的是如何提高逆周期调节政策当中的投资效率。

  “高技术行业投资已经几乎占了整个投资的六分之一”。他预计,五年后高技术行业投资将占整体投资30%以上,十年后将占50%以上。

  陆挺认为中国经济应该是需要逆周期调节,无论是内需还是外需,过去一段时间经济增长速度的下行确实过快,确实需要逆周期调节。

  姚余栋:中国经济进入白银时代

  “对于我国,进一步市场化是必要的,这是保持今后中高速增长的必要条件。很多领域都需进行市场化的改革,最重要的是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他认为,国企占GDP比重超过20%,占据了关键领域。国企的市场化改革要往前推,让民营企业所占比重继续提高;国企也要进行市场化运作,提高运行效率。

  盛松成:跌无可跌、政策落地、改革推动

  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廖群认为,中国未来十年潜在增长率保持在5%-6%的中高速增长可能性较大。他认为根据经济周期,经济增长是加速还是减速都是渐进式的。就经济增长而言,6%以上就算高速。中国未来十年潜在增长率保持在5%-6%的中高速增长可能性较大。

posted @ 20-01-07 10:05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香港跑狗图自动更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